淮师文学院1502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03-25 10:16

  自我开始认真写作时,满心欢喜,总以为文字是一种艺术,它异于绘画的直观,自成一支。可两年的坚持下来,可说是收成甚微,每篇都被我们的焦编批评,所以我开始不断的问自己什么才是优秀的作品,问题到底是什么?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自己。我询问了很多人,每个人的建议都各有道理,但是室友的话却最得我心,她说:“不管现在的你有多失败,但是只要坚持了你现在认为对的未来便一定不会后悔。”

  迷茫和失败中让我想起了“北漂”这个词。以前我只以为没有房子没有家人便是“飘”,现在才明白没有方向没有道路才是“飘”。大多数人都能忍受饥寒交迫的苦,可只有少数人才能熬过没有方向的失落。

  自我开始认真写作时,满心欢喜,总以为文字是一种艺术,它异于绘画的直观,自成一支。可两年的坚持下来,可说是收成甚微,每篇都被我们的焦编批评,所以我开始不断的问自己什么才是优秀的作品,问题到底是什么?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自己。我询问了很多人,每个人的建议都各有道理,但是室友的话却最得我心,她说:“不管现在的你有多失败,但是只要坚持了你现在认为对的未来便一定不会后悔。”

  迷茫和失败中让我想起了“北漂”这个词。以前我只以为没有房子没有家人便是“飘”,现在才明白没有方向没有道路才是“飘”。大多数人都能忍受饥寒交迫的苦,可只有少数人才能熬过没有方向的失落。

  “怎么样,阿强,你还好吗?”独眼坐在我的旁边,往屋外张望着,“妈的,这些条子怎么追的这么紧!”

  三年前,我奉命潜入这个贩毒团伙,为的就是可以在今天把他们一锅端掉。实话说,这个组织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恶贯满盈,死有余辜。尤其是我眼前的这个独眼,据说光是死在他手里的就有四五个。

  “我还好。”我的声音很平稳,为的是不引起他的怀疑,“不知道大哥现在怎么样了。”我的手很抖,不是因为紧张,实在是因为太累。刚才和那些穿警服的同事配合着演了一场戏,说实话,真的挺危险的,好几次擦着我的脸飞过去了。

  怎么可能没事!我对着那个王八蛋的胸口开了五枪,他当时痛苦中夹杂着恐惧的表情我还记的一清二楚。莫非他当时没死透,后来被人救了?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的偏僻角落里,有一户红漆的小木门,剥落的漆皮同发烂的吱吱作响的门轴彰显了无声的岁月,流逝,悠远,一如壁上浓郁的爬山虎和水井旁厚重的青苔。

  门内住着的是一个早年丧夫的寡妇和现今十岁的儿子小满,外加猪圈里那头撸撸作响的母猪,便是这家的全部成员和财产。顶梁柱的离去使得原本贫穷的家庭塌去了半边天,无奈终日的劳作使得女人落下了病根,好在小满自幼就孝顺懂事,这给了女人莫大的安慰和活下去的念想。

  每天清早烟囱里袅袅升起的炊烟昭示着一日生活的开始。热稀饭刚端上桌,小满就已经处理好刚割回来的带汁猪草,在“撸撸——”的母猪美美地进食声中洗净了满是泥土的小手到八仙桌前坐下,稀饭温度刚好,狼吞虎咽了两张面饼后,扯着书包便往十里外的镇小学跑去,女人面带微笑地嗔怒他慢点,随后开始了一天的辛苦劳作。

  小满的成绩很好,每年都是优秀,这是女人的骄傲。然而,在自留地里,一个人干着别人一家或者至少也是两个人的工作量,女人从没叫苦,默默忍受着。最终,满身的疼痛和因此落下的病根向身体发出了,控诉她对体力的透支。于是,在一个和平常并没有

  它静静地躺在那,沉默着,透着清冷的目光。它是孤独的,仿佛置身于这个偌大的世界之外,周围热闹的场面于它而言,是冰冷的,没有一点儿温度。可它又是孤傲的,肆无忌惮地发泄自己的情绪,在那个我们无法触碰的地方,它是一切事物的王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成了现在的模样。谁能想到曾经它也有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庞,岁月一不小心地从它脸上划过,苍老只不过是瞬间的事情。

  清澈已经消失殆尽,只留下那一滩一滩水发着让人想要立即离开的气味,是香还是臭,问问旁边的柳树吧,天真的人还是会选择它是香的,正是这些树木的不离不弃,才更坚定了他们的判断,当那一群指着它说话的人们快速离开的时候,它看着他们的背影竟然笑了,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深夜,当周围都寂静的时候,它仍然不能休息,身体在不断膨胀,就像吸了气的蟾蜍一样,鼓着大肚子,难以入睡。没有了鱼的陪伴,只有一群吸食人血的东西在这繁衍生息,倒是再没离去。白天它是多么希望那些嘲笑它的人们早些离去,可是到了晚上又开始担心那些无辜的人们是否会被这群吸血的东西咬上一口,是自己滋生了那么多蚊子……可是这又怎么能怪

  春天的风似水晶磨成的粉末,洒满天际,清爽而温柔,是受了满目春意的陶染了。真正的风,应是用钻石的粉末来形容,冰凉剔透,孤傲,任游不羁。

  风抑或是自由,历代文人骚客,以风自喻,颇示己志。只是有所想不通,这风为何要浪迹天涯,只身孤影,或许一路寻花问柳,却也无踪迹。即便是一颗浪子之心,在有生之年,怕也想有个安顿之处,有个温馨的家吧。风,是孤单久了么,一颗心早已无所牵挂,无所谓爱恨情仇;还是你有心留,却无力留呢?应该不会吧,因为你离去时的背影总是如此潇洒,不拘情于一草一木,又或是如此决绝。

  你若看花满眼泪,那便是雨水纷飞,只是终来分道扬镳。一个素来放荡,一个命归尘土。再相见,已认不清本来的相貌,再离别,落红败叶,思念不存。

  我想吧,小草,或许才是你的钟爱。你真正的风,不是暴风,不是台风,你不残忍,虽不显得温柔,却也不乏浪漫。你是卷不起百丈大树,是掀不掉红砖绿瓦,然而这是我

  拿破仑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而我说没有梦想的人不是一个优秀的人。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便成为了一个凡人,每个人出生都有享受世界各种美好的权利,同时也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责任。

  在上幼儿园之前我们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们会想尽办法呵护我们爱护我们。然而当我们进入校园的那一天我们就该有梦想。“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其中的辛苦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当我们得偿所愿步入了大学的校门,我们更多的应该是感恩。

  感恩国家给了我们受教育的机会,感恩学校提供了让我们安心学习的场所,感恩老师们呕心沥血的教育我们,感恩父母为我们熬白了头发,感恩自己遇到无数次的痛苦挫折都没有退缩。

  大学是离我们梦想最近的地方,非常感谢社会和学校对我金钱上的帮助,这让含辛茹苦的父母少了非常大的经济负担,也让我心里上减轻了许多压力,让我可以安心踏实的追寻我的梦。

  步入大学的这半年,我的视野更加开阔了。见识了更加值得我们钦佩和学习的人,还有那么多多的书让我尽情阅读享受。参加各种社团

  还有那句拨动无数少年心弦,触落无数老者清泪的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面对时间的流逝,旷达如一代枭雄,依然会感叹于神龟虽寿,犹有尽时;洒脱如千古诗仙,依然会伤怀于朝如青丝暮成雪。

  在时光的河里,人是悲剧性的,无法将时间定格在你喜爱的某个时段,只能服从于它的指使和安排。衰老不可避免,幸福无法永存,未来不可提前支用。这是人的无奈,是人的宿命。但时间又是一种有规律的意识流动,并且依附于物质的移变。因此时间没有绝对的稳定性,在不同的事物和感受里,时间的长短、质地、光色、轻重又相对各异。人不能改变时间的结果,但完全可以改变时间的质量,在流逝的悲哀中诗意地行走。

  历代诗人对时间的残酷都有所领略,在他们的作品里,逝者如斯、人生苦短、白驹过隙的感叹让人仰天长叹。人这一辈子太不容易了,儿童时期懵懂无知,青年时期不懂得珍惜,中年又忙于工作和家庭,退休了,该歇歇了,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样一想,人就是时间的奴隶,一辈子活来活去,

  校园里的樱花又盛开了,走在樱花林下,那一幅幅挥之不去的画面涌入脑海:在学校的樱花树下,有你教我写字、画画、做作业的场景,也有我心情不好时你弹吉他给我听的回忆,还有当花瓣落到我肩头你帮我拾起的温柔……那时我在想,你就是无所不能的,不管我想做什么、要什么,你都会帮我实现。这一路来有你的陪伴,让快乐我成长。

  那时我刚刚上一年级,对于七岁的我来说什么都不懂,可是,我却有一个学霸叔叔,理应说一个八岁的小孩应该读二年级,可我那个叔叔却读了三年级,后来才知道他因为成绩太好而跳级读。也因为有了这个叔叔,我懂得了许多,学到了许多。

  我和叔叔从小就认识,我们家离得不是很远,所以,当我知道我和叔叔在一个学校时,我高兴坏了,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不用一个人了。每天我都和叔叔上下学,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带着便当到学校的樱花树下,相互吃着对方的东西。一年级的课程对于叔叔来说是小菜一碟,可我就不懂了,就这样,叔叔耐心的一点一滴的教我,直到我完全学会。那时的我喜欢画画,可叔叔每次看到我的画就嘲笑我说太丑了,我不服气的说“那你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韩游网_韩国旅行门户网站版权所有